親,您好,歡迎來到形婚網!  |  登錄  QQ登錄  新浪微博登錄  開心網登錄   |  注冊

蘆葦塘

43歲 未婚 陜西 咸陽 160厘米 本科 2000~5000元

親愛的朋友們,我是新人,剛來不熟悉環境,不懂規則。希望大家不要介意啊,呵呵。...

打招呼>> 送禮物>> 發信件>> 看資料>>

發布時間:11-30 09:20

分類:兩性私語

伊甸園之東

作者:蘆葦塘    天氣:陰天    心情:抓狂    閱覽次數:

  伊甸園之東,所有人都向往的國度
  身份迥異卻同一天在同一個醫院出生的兩個孩子,卻因某人的自作孽,被調換了也因而將一輩子在命運的軌跡中不斷糾結……而這兩家人,也因為某人不可恕的罪過,都將牽扯到如宿命一般的漩渦中不能自拔……
  三當代男性角色篇
  東哲,東旭,明勛,故事中,這三人的命運,最開始,因為申泰煥的罪與孽而被糾纏一起,但是最后,卻會因為各自守護的人和事,而最后奮力斗爭……
  無法對東哲苛求些什么,年幼如他,曾被父親教導,要做個比太白山還有高還有大的頂天立地男子,卻眼睜睜看著父親死在陰謀下。不斷忍只因為身上背負著的是長子的擔當,是守護著和爸爸有關弟弟東旭承諾的傻孩子……多般的努力,不管前路如何,只要是為了自己的家人,媽媽,弟弟,小媽和妹妹,你哪怕明知道是錯的都仍然要掙扎著出去,只為了可以賺錢解決家里出現的危機……知道嗎?如果失去了你,那還算一個家嗎?他們的心已經被敵人(請注意,稱呼改變是因為對立的關系已經性質完全不一樣了)申泰煥給傷得快支離破碎了,你的離開,成全了自己要履行的承諾,守護了弟弟的安全和媽媽的健康,可是,去忘記了保護他們的心因你不辭而別,再度受傷了……傻孩子啊……
  東旭,自從被調換后,已經烙上一個悲劇的色彩,加上他孩童時沖動的頂撞敵人(最直接的就是昭示了他們倆兄弟已經把申泰煥視作是殺父仇人,而這也只讓申泰煥更對這一家窮追猛打了),偏激的放火行為,和誤會東哲辛苦攢回來的錢,這一點點,正恰恰讓他終于更迅速長大,肩負起家中的重任。而長大后的東旭也的確履行了當日的承諾,沒讓東哲和家人失望……只不過……稚嫩的想法,面對殘酷的事實前,是無力且無奈的……懷著對正義的堅持,其實,也卻恰恰最容易讓理智暫時被蒙蔽了……對生命的美好懂得珍惜,卻不得不將面臨命運的跌宕;對罪惡和不公的痛恨,卻只可在社會的漩渦中,選擇質疑自己堅持的,繼續勇敢地為貧民的悲苦而疾呼,還是聽從媽媽和智賢所說的,安穩地完成學業就此而已呢……
  面臨著tobeornottobe的問題,這樣的悲哀,也同樣降臨在和東旭在同一天于同一個醫院出生的明勛身上。他,如同東旭一樣,早已被烙上悲劇的色彩,但是最可悲的,是他面臨的Tobeornottobe卻是最深刻的善與惡的斗爭:天使如媽媽的孜孜教導,魔鬼般爸爸的不一樣**方式和鼓勵形式;幼年時的善良和純真,成年后的冷酷和殘忍;愛情世界里,只有愛與不愛,應該如何愛著智賢,是放開她祝福她,還是毀滅性地占有她留住她……命題太多,所以這個角色永遠都只可以選擇在懸崖上來回徘徊,只不過,軟弱的明勛,忘記了,不是別人不是主在救贖自己的,只有自己才可以救贖自己,才可以回到正路上的……
  一子錯,滿盤皆落索……
  四當代女性角色篇
  智賢,英蘭,惠琳,看似不同的個性,其實都有一個共同點:個性堅強為愛執著的女子……
  智賢一出場,就很符合BJ所安排的故事角色要求,她的確是可以讓兩個小男孩從小為她心動的。善良,可愛,溫順,但也明白是非要分明……長大后的智賢,溫暖的笑容,給予東旭的,是堅定的支持;對明勛,是明確地拒絕親近的可能。她追求的,是平穩簡單的幸福,所以她會警告東旭;她想要的,是安全確定的感覺,所以她懼怕東哲媽的反對亦希望改變這一局面,可見她亦是個不肯輕易向命運低頭的人。只可惜,命運的真相,往往是最沉重的打擊:警告過后,東旭的堅持,只是造就了智賢最后的通知和崩潰的前奏;努力向東哲媽表明心跡,努力地示好還是示弱,也只是讓自己清醒地得到耳光一個和質疑自己存在痛楚,信念開始動搖了……
  英蘭,從出場時倚在柱子輕顰一笑,到脫險后對東哲的微笑,再到后來的種種表情,都讓人覺得,這個小女孩,果然還真的只是個19歲的小女生罷了,手腕上的傷疤,隱藏一段過去,還是只是讓人覺得小女孩也有憐憫之處呢?未知之數。但可以確定的是,小女孩總需要一段成長,需要磨練,需要被雕琢……人生的閱歷,往往也是因你對何人在意而開始……當你唱出19歲的純情,是否在為你未來波折的愛情埋下伏筆了呢?
  惠琳,比較晚出場,但還是有攝人的魅力所在。簡單明了的介紹自己,爽直的說話方式,自信的堅定的待人處事。她應該是喜歡挑戰權威或傳統甚至是追求刺激的人,要不然,何來說要改變手帕的宿命,又何須敏感地把男人和女人的能力給設限而決意用自己的努力和成績為女人出一口氣呢?自信自滿往往是把雙刃劍,當困難和變故擺在面前時,堅強如她,亦會流下那一滴淚,亦會沖住周遭她認為正在制造不幸事的人開火發炮……但是,剛愎的她卻忘記了,其實自己根本就無力改變些什么:矛盾如她,一方面討厭自己的家族,卻不得不借助家族的力量,依靠關系,無論是從拘留還是救東旭之事上;一方面說要從事慈善提醒父親要注意別再做獨裁的幫兇,一方面卻忘記了自己所擁有的全部,其實都恰恰來源于自己所痛恨的。可悲的是,她最終還是會明白,厭惡的虛偽的上流社會,原來,才是自己最終權力的追求所在……(期待后面的殘酷事實讓她清醒明白,過去自己反叛的,其實都真的是幼稚的舉動而已,因為現在的她根本沒有足夠的能力去對抗些什么)
  二章家庭篇
  有人,就自有家。時而濃濃的親情,不管是父子還是母子還是兄弟之間的;又時而淡淡的家庭溫馨,不論是劫難面前巨變之后還是**轉變,不斷地從每一集中,醞釀,滲出來,散發迷人的醇酒之芬芳……
  父傳子,兄傳弟,不論是那讓人感動的愛你比天高的手勢,還是那質樸的鳥籠也好,那都是外在的,我們可以輕易就看得出來那份感動。但最讓我落淚的,卻是他們對承諾的重視和珍惜,是他們對做一個正直,頂天立地的人一樣的堅持。父親可以學著原諒那個用拳頭使他受傷的所長,因為真正勇敢的男人的心胸是可以包容好人乃至壞人;兄長可以最后下不了手去親手殺了仇人,只因亦是回憶起父親當天的教誨;弟弟呢,則更希望通過自己的雙手,擺脫家庭的困境,用雙肩扛起的不僅僅是養家糊口的煤炭,還是讓自己改變生活追求理想的希望,堂堂正正地面對對手明勛的挑釁……家中男人如此,亦不能責怪東哲媽選擇把撫恤金一把火給燒光了,因為她也是需要堂堂正正地讓孩子們明白,不該拿的,根本要不得!(因為那等同是被謀殺的賠償金,是不可以拿,也絕對不可以拿!)也由于這個家庭還有著正子和貴順的存在,所以,剛烈的靈魂也暫時得到安撫,在蓄勢待發等候機會反撲,為自己的遭遇找到正義的審判。可惜,**之下,貧窮弱勢的家庭,根本就沒有足夠的力量去囤積面對一浪接一浪殘酷的考驗……
  到底應該如何評論申泰煥一家呢?看似溫情,其實不然。父子之情,仿佛只是利用和引導的意思,母子之情也敵不上父親多年來的潛移默化和殘酷式教育方法,夫妻之間究竟又是否堅定穩固,看一下如何對待處理籌集資金和迎接申泰煥回來韓國時,就可見一二。吳會長,是大家長,是傳統化,還是老奸巨滑化,還只是人越老越趨向穩定怕事呢?有待觀察,但可以肯定的是,吳會長和明勛媽在某程度上一陣線的,他們的心還是善良溫和的,而明勛,到底現在應該被納入邪惡老爸一邊,還是邊緣人呢?恩,我想,暫時還是邊緣人角色吧……
  國會長一家,人數少,可是最有故事性的,不能缺少的,就是他們父女倆。看似兩人經常掛著笑容,但內里藏著的,一個是心思縝密大權掌握叱咤商場的父親,骨子里愛惜保護自己的女兒,不容她在自己的羽翼下有任何不幸福的事情發生,故才開出如斯條件給東哲來打發他離開自己女兒的世界;一個則是外表活潑開朗,天真可愛,但其實內心藏著的是濃情深意,是感性的情竇初開的小女孩罷了……(請原諒我猜測她的手腕上的不是因情自殺而來的傷)簡單的舞蹈卻是父女倆的溝通交流,讓我不禁為BJ的安排鼓掌,再平凡的事,只要是和家里的人一起,一切都不再平凡……
  由于閔會長家暫時這出現了他,惠琳媽和惠琳,不好評論,但是,就父女的對話和母女的對話可見端倪:這一家,除了利益,就只剩利益。到底家中的感情是否還存在著愛呢?值得懷疑。請別怪我這樣說,惠琳如此討厭憎惡自己的家族,不僅僅是出身的緣故,她的憤世嫉俗,更大程度上,是已經不再相信家人之間還有所謂的親情所在。既然連家庭內都可以虛偽,都可以憑利益決定所有,又何須相信人性之間還有最質樸的感情所在呢?所以她才會如此輕易被東旭感動到……
  火車站長和智賢,請原諒我把他們都勾畫出來,因為,如果不是因為站長那樸實的親情和溫暖善良的教導,是不可以讓一個失去雙親(暫時的確是沒有父母在旁)的智賢本質如此和善可親,如陽光般照亮到兩個小朋友的……但正恰恰是因為如此的出身,竟讓智賢遭受最痛的責罵,為她覺得痛心。(之前曾經真的很氣憤過東哲媽怎么可以如此無禮對待一個曾幫助過自己站長的外孫女,但再重復看第九集,就真的明白,話說出口,受傷的其實不只智賢,因為東哲媽狠下心傷人,她的眼睛里的濕潤,是明白地告訴著別人她也會因此而受傷的……)
  第三章事業篇
  之前在人物篇中已經簡略說過了一下,但還是決定要單獨列出來,哪怕我相信BJ大人絕對不是寫商業劇的能手,但是,**劇一個很重要的元素就是事業,不管是男主角們,還是女主角們。
  實業家,賭王,報業大亨。我想,這三個稱呼可以暫時一一對應著吳會長,國會長和閔會長。直至目前為止,除了煤礦工業外,其他的事業發展,三人其實都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不管是競爭,聯盟,合作還是輔助幫助的關系,也可從當中看得到,社會的發展,財閥的形成,原型都可從此窺探總結得到。港灣的建設,倚靠的就是航船業貨運業的發展,而其核心其實就是工業的蓬勃,不管是進口還是出口,而工業發展的血液就是能源。所以,太星集團是龐大且穩健地發展的模式;但國會長,財富的來源主要是賭場和相關配套的旅游娛樂發展,籠統意義上來說,就是純粹地錢生錢,是有不穩定因素存在,這也是他開始要拓展到基建行業,如建筑業中,去確保贏利的優化發展。他投資澳門的港灣碼頭建設,也正可顯示他的企圖心。(如果有親真的以為是因為申泰煥插手賭場經營權而侵犯了國會長的事業版圖,他以此作為懲戒的話,那就真的很錯了。)澳門本來就是彈丸之地,卻是亞洲乃至全球著名的賭城,如果要說經濟發展角度而言,賭業蓬勃發展離不開賭客,即可理解為游客。也因此,盡管港灣碼頭建設標不了,但是對國會長的集團而言,賭場酒店和度假村中標,也可以事業上進一步發展,不過是未能十全十美而已。也因此他才開始將申泰煥正式納為提防并要競爭的對手。
  不過,控制著輿論的閔會長,他的作用不容忽視。從太星建設要主動提出建設報社大樓和頂層酒店就可知,輿論的制造者,如同歷史上所說的,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一樣,只可以小心處理,否則,傾倒的,不僅僅一兩項工程,而是整個企業形象。因此,如今面臨再開發的困局時,申泰煥才需要閔會長在輿論上的幫助……這也恰好說明,當有一天申泰煥與國會長較勁之時,閔會長的舉足輕重,一錘定音的重要性了。
  還在潛伏下面的,有東哲的賭場事業,東旭的檢察官漫長學習和考取之路,明勛智賢掌控太星集團的商場斗爭之路,還有,少不了惠琳從政之路。一切,都將會成為本劇其中一大值得關注點……
  第四章愛情篇Ⅰ
  來到這章,我想許多親都開始激動起來了。是的,這劇匯集的不是一般的韓流明星,而是一眾論演技論人氣都相當的明星,當中不乏的就是帥哥美女,編織著扣人心弦的愛情故事。
  只不過,要讓某些親失望了,我在序言補充說明過,暫時我所寫的都是前面十集的劇評而已,我不會作猜測配對情況,只針對當前的發展而有感而發,希望各位明白包涵。
  愛,何為愛?問一百人有一百個不同的答案。
  愛情,只有愛和不愛之分。這,應是顯然易見……但是,愛還是不愛,又是否輕易分辨呢?在我眼中,愛情的開始,就從你愛上一個人那一刻開始,但是戀愛不一樣,戀愛是需要兩個相互愛戀著的人才可完成,就如同一個圓,從你開始畫,你的愛情已經開始,但是何時才是戀愛就看你何時找到和你組成一個圓的那個人了……
  正因為如此,才更覺得,前面這十集里,唯一讓我覺得確定的,只有東旭和智賢這一對。不管結果如何,始終,就這十集里,二人相戀得教人心疼憐憫,是不折不扣的事實。也恰恰因為如此,讓人對明勛如斯愛一個人,只能理解,不能認同……
  到底愛情,生命,人生,現實,如何取舍?
  認清了人生,看清了殘酷的現實,是否就該放棄心中那份永遠都不可再重來的初戀,選擇更穩定更好的將來?如申泰煥選擇了放棄了Janice而留在了明勛媽身邊?是否不顧自己的生命,就是真的愛一個人愛到失去他就如同死的最佳作法呢?如是否智賢不出賣東旭,繼續接受嚴酷的拷打審問甚至放棄了生命,就完成了她所說過的字句呢?成全別人的愛情,還是爭取自己的愛情?就如明勛媽說的,愛智賢的話就該放棄她呢?
  Tobeornottobe,that’saquestion!
  也因此,智賢的出賣讓許多人憤怒了,卻忘記了,選擇在面前,如此的精神狀況,做任何的決定都不意外。從結果去判斷過程,是對愛情一種最大的侮辱,因為愛情根本就是奢侈品,在命運和時間面前,在人生的旅程面前……卑微又殘酷的現實,是無疾而終的愛情最佳的寫照,也是讓我們反省的最好的參照……
  所以,英蘭是愛著東哲,而東哲呢?疑問中……
  所以,東旭是感動過惠琳,那惠琳喜歡他嗎?疑問中……
  第五章轉折篇Ⅰ
  為什么是轉折篇?因為,從第十一集開始,劇情的發展,令我不得不改變初衷,不再按照每十集的進度去寫一次劇評了。
  而且,也是因為,第十一集,我相信,也是BJ安排的新的轉折點給六位年輕人的了……
  上一集的放下水果刀,曾讓我覺得無比的似曾相識的感覺。
  忽然一想,原來是我最愛的卡通片新世紀福音戰士中,真嗣是否要把最后的使徒楮熏殺死……停留的畫面,讓人窒息……
  同樣痛苦,發生在智賢身上……
  世界上,沒有比生命更寶貴,更值得人要去愛惜的了……但是,珍惜生命的結果會如何?是不是不管壞人還是好人,都一樣呢?
  先暫時停止寫作。
  YDY的軸和翻譯等著我,晚點回來再補充。希望到時候小貝她們會發現這里~~~
  再執筆于03/oct凌晨
  剛下班,回到家中,聽著一首歌,心頭重新回味第11集中苦澀……決定重新執筆完成早該完成的筆札……
  “把你的臟手拿開”……簡單一句,可以說,徹底將明勛推向撒旦的身邊一樣,走向的是地獄的煉火,所做的,是愛到極至卻亦傷人最深的事……智賢在本集中,最后的一聲,竟然是:別這樣……以及后面的一聲凄厲的喊聲……
  我們無法想象這后面的事到底是什么,因為我們都沒有被人QJ過……也沒有辦法想象到,到底明勛如何的絕望才不惜用了這最丑陋的方式占有了智賢……
  只知道,一切從此改寫了二人的生命軌跡,亦改變了許多人接下來的人生……
  從此,在智賢的心靈深處,將是最深最痛的烙印,她已經剛經歷完一次沉痛的人性洗禮,嚴酷的拷問令她出賣了最愛的人,亦已令她精神受到侵蝕損害,她已仿佛找不到光明何在,而這一刻,明勛所作的,就是把她推到更黑暗的角落,站在懸崖的邊緣徘徊著……此時的她,只想到一死以洗清身上的臟,靈魂上的污點……
  一缸的血水……震撼地,不僅僅是明勛,還有我們……(題外話:知道為什么那么多割腕自殺的人喜歡在浴室嗎?不是因為方便,而是因為如果傷口不斷被水沖洗著或者浸在水里,血液凝固速度會減慢,也就是說,傷口流血會不斷導致因流血過多而死……)
  從這一幕開始,明勛將成為智賢永遠的奴隸……原來,不能自拔的,除了牙齒,還有愛情……
  同一個夜晚,不同的國度上,也上演著一幕轉捩點……
  本以為東哲從對國會長下跪一刻,他已經做好了決定,而原來不是……他心里的痛楚在于他還是會徘徊,會選擇……
  是當一只獵狗,以得到力量守護自己的家人;還是選擇自由的心呢……
  英蘭的等候,其實東哲不是不明白她的心意的。而英蘭也真的狠心,第一個巴掌,是怒東哲的言不由衷,明明就不是當獵狗的心卻反諷自己;第二個巴掌就是怨東哲欺瞞了自己的心,不是說好如果經歷過劫難后要相愛的嗎?可是自己如此確信的事,竟被東哲只言片語就粉碎了……
  英蘭此刻的反應,符合了19歲情竇初開的小女生的形象,她的眼淚,說明她的委屈,多想自己第一次相信確認的人讓自己依靠啊……只可惜,一個19歲的女生,一個只懂得在惡劣的復雜的商場上辨別是敵是友,又何來如此快的成長懂得分辨,男人,女人,在面對感情時,總會口不對心……她又如何讀得懂此時東哲眼里的痛和掙扎,如何明了東哲此刻內心的翻滾……他的苦悶,只在于自由和家人,天平的兩端,可以比較輕重的嗎?這一秒,我只看到,他眼里閃過的無奈……因為他已做好的決定,是他一輩子要履行的承諾,愛家人比天高啊……
  但是,同樣地對家人的感情,惠琳選擇的,是盡可能地切割自己和家里的關系。因為身份問題,讓她從小在家里的地位,是個例外,卻要承受的是別人所虛偽的表示的“愛”……上流社會的光鮮亮麗,自己卻仿佛如同賣火柴的女孩一樣,期待的,僅僅是真實的家庭溫暖,但發現,原來一切都是虛無的,得到的,只是仆人一個實在的擁抱和安慰……倔強的她,選擇的是獨立,但是,在我眼里,這樣的獨立是空白乏力的,因我看不到她實際上的獨立,以為搬出家里就是所謂的獨立嗎?請問公寓的租金和家具,是從何而來的?羊毛出在羊身上……看到她聲嘶力竭地對著媽媽說話時,感受到的既是她委屈又著急更有對不公的憤怒,但是,更覺得她很可憐很幼稚(不知道如何形容,可以用單純嗎?或者質嫩嗎?總之,就是差不多那個意思,如果大概明白我意思但是知道有其他更好的詞,請告訴我,讓我修改吧,拜托各位!),惠琳媽厲害的地方在于明白,哪怕再討厭這個如此出身的孩子,都決不可以輕易展露出來(理由很簡單,改造一個人成為自己想要捏造的樣子,是種成功,尤其是自己看不慣的低劣的種類,人類都有這樣的劣根性,不然干嘛那么多人喜歡研究轉這個基因轉那個基因的,不知道保持事物的原始性,總認為自己所想要的就是對的這就是人類的悲哀),她成功的地方在于辨別形勢,因勢而做最利于自己的決定(凡事總會有淘汰,或早或晚,)。這兩點,恐怕就是惠琳今后要學的東西,而且,也從BJ的安排上看到,惠琳是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她也是個聰慧的女孩,但是卻忘記了,沒有足夠強大的力量,是不可能讓人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任何事的……冷酷的現實,將會一一教育她這些的了……(其實閔會長的說話不是昭示她的未來,相反,是他唯一可以讓女兒明白他也是愛護她的,只是不懂得如何準確表達出來罷了,悲哀的爸爸啊)
  而這,也或許是讓惠琳成長的一個轉折點吧……
  PS,許多親關注的哲琳相遇,對不起,暫時以我所看到的,我不作任何猜想。而對于有親用背景音樂來說,我只可以,如果真的那么估計的話,那只能說真按花樣年華走的話,兩人哪怕相愛,也是不可能相守于一起……不過,對不起,純粹就如果而言,如果單靠音樂來說……不過,我討厭這樣的如果……我只期待故事發展了……
  轉折篇Ⅱ
  生存除了正義還得有力量……
  請原諒我一開始就引用我很喜歡的一個日本卡通片《火影忍者》來開場白:
  是的,因為他是我想要殺的人,所以我要追求屬于我的力量,去殺了他……(來自于叛變了鳴人的佐助經典對白)
  是的,在不幸的年代,黑的理應不該說成是白的。但是人類社會的悲哀正源于此:力量更大的人總可以把力量小的人給吞沒。(當然總有例外,蟻可勝大象就是)
  所以,請別責怪東哲的選擇,不認同,卻理解明白體諒他的選擇。只有得到了力量,在動亂的年代才可保住性命乃至保住自己守護的人;也只有得到了力量,才可以抓住任何一個機會,強大,改變,提升更高的位置以獲得更多的力量……所以,社會上該學的,東哲學到不少了,懂得人心是得用自己的實際行動進行收買,而非用錢來籠絡就可(所以,在可獲得更大利益面前,金律師可以選擇背棄自己所謂的法律正義,背叛了國會長)。
  結合第11集,也明白為什么國會長會如此在意成敗,因為,稍一不慎,傾覆的是所有……不只食物鏈才是一環靠一環,現實的商業活動更是如此,第一個目標定錯,第一步計劃走錯,那就等同全盤皆輸。看似到口的肥肉,其實,不是吃在嘴上,一切都只是引誘自己的利器罷了……強大的機遇面前,也代表著巨大的風險和危機。只有冷靜地分析走好計劃的每一步,才可以達到成功的彼岸。所以,國會長才讓英蘭充當自己資料收集并整理的人,也造就了英蘭可以在上一集第11集伶牙俐齒地質問閔會長(其實這都是國會長的高招,來一招借刀殺人,狠!)……也因為如此,東哲現在已經開始在部署的,如英蘭所說,狗也是會反咬主人的……囤積了足夠的力量,才能讓自己隨時可立在不敗之地上……機會,只會給有準備過的人的……
  令人不能自拔的,除了牙齒還有愛……
  在第12集里,讓我感到的是,濃濃的母愛,手足之情,濃到讓我快窒息。看到的是,深深的烈愛傷痕,令人心疼不已……
  十年的分別,縱有千言萬語,一個簡單的傳家手勢“愛你比天高”,勝過任何的字句……一個擁抱,抵過所有的思念……
  多年的掛念和擔憂,不能表示只能憋在心里。隔著人群,終于看到是日夜期盼的孩子歸來,此刻的淚花早已模糊雙瞳,仿佛看到的,是昔日所愛過的丈夫身影,心中澎湃,疼惜也找不到其他詞語,往事涌在心頭,抱擁的不再是過去襁褓中的孩兒而是已經長大**的兒子……
  家就在這里,何以游子仍在外?
  是的,因愛自己的家人,哪怕受再大的委屈,自尊心承受再大的考驗,都一一挨過去了,但最難堪的,是何以生我育我的媽媽,口出惡言趕己離家呢……
  是的,哪怕仇人再大的傷害都不教自己如此痛心,不再是用柳條打在小腿上就可以懲戒的孩子了,選擇了一條不歸路,怎可令自己安心呢……期望越大失望越大,自然口中所出的字句也不會好到哪里去……莫非真的只可以守護一個孩子而已,怒其不爭,更怨自己害了孩子啊……
  楊春姬對智賢所說的話,讓我痛到無話可說了。只可以說,愛惜自己的孩子,無可厚非,但是,做人,也得懂得啥時做啥事吧……何必挑在此刻把話如此說出口呢?又何必硬要把自己的意愿強加在一個無辜的孩子身上呢?就算請她離開自己的兒子,也沒必要把人推到仇人家中吧?這樣的母愛,真的讓我窒息無語了……看到楊春姬眼眶中打轉的淚水,無從痛罵她了,只能說自作孽,不可活啊……何必如此折騰彼此呢?……
  從明勛占有了智賢一刻開始,明勛,智賢,東旭的人生都將重新開始了……
  東旭對著神父說他耳邊聽到的仿佛全是智賢呼救的聲音,但無論他在門外在窗邊上拍打多久,智賢的心已在黑暗中淚海中懺悔自己身上的罪孽,盡管她已無法在東旭面前留一滴淚了……
  被強征入伍的東旭,部隊里的非人生活,與智賢掙扎于痛苦深淵的鏡頭不斷穿插,幾乎讓人崩潰了……
  明勛憶起自殺的智賢,悲痛地淚,跪在圣母前懺悔(PS,許多人可能誤會了,圣母像前有兩個小的欄桿物體,其實是有意義的,是讓人可以跪在那里雙手合十向圣母祈禱的),跪在智賢面前哭喊著乞求原諒,乞求得到解救。但是他忘了,他已經將智賢殺死了,心已碎的智賢,只是空留碎片和軀殼,茍活在世上而已,她根本已經沒有力量了……
  智賢選擇的,是保住無辜的腹中肉,她是堅強的……哪怕她不原諒明勛……哪怕心里所愛已不能再相愛了……
  智賢選擇的,是走向地獄那煉火中去,鑄造過不一樣的心,只因為她在懸崖上沒有找到理由徘徊了,楊春姬的一席話,無情地將她推下墮落的深谷里,徹底粉身碎骨了……
  第六章暗涌篇
  第13-14集,早已經看完了,遲遲不寫劇評是因為突然想到一段東西,絕對不可以現在寫出來,惟有刪了重新又寫,寫了又再刪過……寫不出我想要的,倒不如重新第1集一直看到14集,看完再說……
  相關的劇評已經有許多,從多方面,尤其是親情和愛情上,都已經各有能人寫出美麗的文字教人深思,因此我不重復了……
  我只想說,重頭看到14集后,只說些13和14集的零碎感覺罷了……
  明明是**劇,卻仿佛找不到明顯的**感覺,除了不斷的運動加運動(東哲爸的礦工運動到東旭的學生運動再延續到勞動運動之路)是比較容易看到**感覺外,就好象其他什么商場的競爭感覺少了點,這一點,我想有許多親都已經開始詬病BJ的安排,但是,我卻有不一樣的看法:
  從一開始的礦業發展(能源業),港灣建設(建筑業)這些明顯是實業發展下,城市重建(房產業),酒店,賭場經營(服務業)還是處于貨幣經濟的范圍內再到如今爭奪的證券公司(金融業)跨入到金融經濟,其實也是一條清晰不過隱藏起來的社會經濟發展脈絡,看似落筆甚少,卻其實處處顯露**進步,經濟手段也在發展,而到最后也將會因為要迎合經濟的發展導致社會的轉變……
  沒有前面在香港會見投資銀行(hedgefund)代表,何來greenmail(綠色訛詐,慣用的收購策略之一)令申泰煥得分散精力去應付呢?
  沒有前面直接向NO.2送禮,又何來獲得重要的International賭場經營呢?(政商勾結啊……通過影響NO.2從而影響到一號人物,熟悉又陌生的方式啊……)
  就連一個破產集團接管其下屬的企業,都是非公開性的召集企業集團像是直接認領“贓物”般進行,諷刺的獨裁政治啊……
  但是成熟的社會經濟必然是從實業經濟走向貨幣經濟再走向金融經濟的,所以,在接手破產集團下屬的證券公司就會是非常好的跳板踏入金融經濟的門檻,從而如明勛所說的:會生金蛋的鵝了……真正“錢生錢”的經濟,就是指成熟的金融經濟,也正是令太星集團會和國會長的賭場進行角斗的勝利品……而這一些,早就已經超出過去的臺下交易,所以才更有懸念讓人期待暗涌過后,這一豐厚的果實由誰人吃到……
  但無論是誰人吃到這果實,如果缺乏充分的貨幣經濟和金融經濟作為底蘊,證券業只將是表面符號罷了,而決定因素就是充分自由的——錢!
  獨裁政治下,其實許多人少的也是充分自由的“錢”……
  那也就是為什么BJ為什么直到三年后還未明示果實歸屬……
  所以這股商場的暗涌之泉,我將密切期待……
  還有一條隱藏起來的線,我不希望這條暗涌會成為最終命運的安排,該隱或許是……
  說句題外話:
  許多人覺得怎么不如其他**劇尤其是那些商場劇那樣,直接把商場的變幻展現觀眾面前。
  可是卻忘記了那是什么的一個**,忘記了權力和錢本來就是相輔相成……而當中的權力,是特指了那個年代的獨裁政治,既然是獨裁,又何需向你一般的民眾交代啥事啊?直接影響的,也將是許多商業競爭行為都會是偷雞摸狗式,在陰暗角落不斷利用錢錢錢權權權來一一進行……
  這也是為什么惠麟將從現在捍衛權利到將來會選擇追逐權力……(盡管那時權力將會民主社會的權力,但是,她手上可以利用的是輿論啊……)
  權利和權力,畢竟相差甚遠啊……還請各位親要注意兩者有不同,千萬別打錯,不然其實也會不明白為什么當中要轉變的……
  額外補充為什么上頭我說沒有自由的錢:
  佐證之一:什么是月租金,什么是全租金?為什么月租金反倒比全租金要來得讓東哲一家吃力,但是楊春姬照樣要讓全家人把全租金取出來而改為月租金呢?因為全租金代表是韓國的一種特有的房屋租賃制度,租屋時一次性支付一筆大的金額,金額相當于如今購房時首期+幾個月的分期還款額,即起碼數十萬RMB左右,租約期內不需再額外支付租金,然后期滿后房東會把前頭一次性支付過的退還給租客……但是租約期,看清楚,絕對不短!
  至于房東豈不是很笨嗎?不就是相當于免費租房子給人住嗎?錯!房東可以把全租金進行投資,如再進行建屋(房地產),證券投資(金融業),更可以拿出來作高利貸(申泰煥她老媽,夠典型)……
  那就是為什么楊女士決定把住房的全租金和自己妹妹的全租金全退出來改為月租金都要繼續做,因為一旦手頭上的自由“錢”多了,才可以進行房產投資,而利好房產投資的是因為她看到自己手頭上可以利用的工人多了,而此時正是80年代中韓國開始經濟轉型,88年奧運舉行的契機啊……
  而這,正恰恰顯示了為什么雙方人馬都角力于證券業了,因為民眾的手頭自由的“錢”多了,引導他們投資于證券股票債券中才是成熟型的金融經濟,也才是真正的豐厚“錢生錢”行業啊……(補充:韓國人的儲蓄觀念MS不是很強,卻很懂得把“自由的錢”放出來進行投資……)
  第七章眾生相篇
  討厭用這個名字來說故事,但是,卻實在找不到更好的字眼概括15-16集給我的第一感覺:利益和心計四處竄動,正義和力量在天平兩端角力著,愛情與現實則教人唏噓不已……這都是BJ想娓娓跟我們道出三年后圍繞著這群可憐人的眾生相……
  前面才說過暗涌的商戰,此刻轉到15-16集就不難發現,政商勾結猶如羅馬城一樣,不是一天就可建成的……
  聰明的商人,總懂得博弈之道,因此,如國會長和申泰煥這般精明的人,就會一早打好基礎,搭好關系,無論是國內的還是海外的勢力,只要是有利于自己的都籠絡到屬于自己無形的人際脈絡當中。
  又如像千特伯(千特別輔助官)和總長,如今的地位本應也算得是高高在上的了,但畢竟對權力的野心,人總是不懂得“滿足”二字的,深諳此理的二人,當然得好好利用如今手中掌握的權力,或利用棋子和相當的財團勢力為自己籌集政治獻金,又或直接許諾財閥利益以鞏固勢力,無非都是為了在將來激烈政治斗爭中獲得堅固的后盾,也是為了日后成為統治者打下基礎……(低微如東哲,高貴如當今執政者,只要是有可利用的價值,都只不過是爭取改朝換代的漩渦當中的被后來者所可使用的棋子或者工具罷了……)
  每個人心中都有個算盤,計量著自己的利益所在……竄動著的心計,到底何時成事,又是誰人勝出呢?成王敗寇,自有分曉……
  丑陋的是人的欲望與野心,美麗的是人的善念和真心……
  東哲和東旭真摯的手足之情,楊春姬對東哲那深埋著的關愛和愧疚,其實都是那么自然和可貴的……
  揪心于兩兄弟隔著一堵玻璃窗所爭執的,痛心于東哲的犧牲和付出,窩心于東旭病床上的覺悟,開心于楊春姬的坦白……
  不過,這一切僅僅是一個小轉折,更大的轉折,則將是決定性的:力量乎?正義乎?
  追求力量的東哲,此刻可以站在仇人申泰煥前毫無懼色,不輸陣仗地對峙于醫院門前,昭示著的,是東哲追求的復仇之路,一邁出重要的一大步進程……可是,這是否東旭和楊春姬所可以接受的呢?畢竟再前行,是一條難以回頭的黑暗之路啊……
  對正義的執著是東旭堅持的處事之道,于法庭內對不公的指控進行辯訴,于人群里請求惠麟救助陷于困境的老師,醫院里拜托兄長不要再為自己走向歧路。只可惜,正義的呼喚比不上力量的砝碼……
  原來角力早有結果,傾側的天平,已是注定了這兩兄弟最終的路,只能分道揚鑣……
  分道揚鑣的,又何止是兄弟,昔日愛過戀過的人,原來有天真的會成為最熟悉的陌生人的……
  申泰煥ToJanice(在熙):
  走進這一出戲
  回頭沒了期
  就讓我衣冠楚楚
  用我心去做戲
  攻陷全世界
  突然很想對你講一聲對不起
  可能有人會覺得申泰煥真的是個魔頭,但是魔頭也會有自己的愛情故事的……是申泰煥這魔頭心中永遠的女神,我想,非Janice(在熙)莫屬吧……“放棄了你就等同放棄了自己”……如此動人的說話,竟然出自于一個冷血的殺人兇手口中,看著申泰煥的眼神,覺得原來什么愛情到最后都是諷刺自己最佳武器……因為是自己選擇了走向殘酷的世界中去,混濁于世道中斗爭掠奪自己想要得到的……愛情,也比不上自己的野心啊……
  智賢&東旭:
  忘了痛或許可以
  忘了你卻太不容易
  你不曾真的離去
  你始終在我心里
  我想,是智賢曾對東旭講過希望他可以忘記自己,卻又其實是她這輩子都不可能做到的事——忘記東旭……
  遠在異鄉,只消一個新聞一個片段就勾起自己對心愛的人的一切,強顏歡笑的,不再是曾被他愛過的智賢,那個智賢已經永遠活在過去了……如今的她,外表再光鮮再亮麗,看似擁有著多美滿幸福的家庭生活,身邊是萬分寵愛自己的丈夫,懷抱著的是自己那可愛的孩子也罷,仿似是笑意盈盈,痛苦已經是成為塵封的過去……
  但原來,都比不上鏡子前智賢晶瑩的淚翻滾在眼眶和心底無止境的痛楚來得真實……
  一個字一些日子
  時間的魔法師
  告訴我許多事
  眼淚是某段愛情的名字
  醫院的相見,二人淚眼婆娑……
  對的錯的做了選擇
  故事說到這
  只是過去的甜蜜太過深刻
  要多久才能夠褪色
  愛情的轉折比想象中的坎坷
  有些裂痕你無法去卻只能舍得
  愛的恨的做了選擇
  我們就到這
  就讓我曾愛過的記憶深刻
  也許,唯一可以送給對方的,僅僅是那無力的祝福罷了……因為彼此的心都碎過了,此刻再相逢,只剩下的是對命運殘酷的安排唏噓和苦澀吧……
  愛情故事之中,又何止這一種苦澀呢?明明相愛,卻越要筑起一條鴻溝,冷漠對待自己所愛的人,又何嘗不是一種折磨呢……
  3年=36個月=156個星期=1095個日子=26280個小時……
  思念是一種很玄的東西
  如影隨形……
  勺子的獨白讓人明了她壓抑許久的思念,今天在校園看到東哲時可以得到發泄……每個狠心責罵的字句,其實,言者痛,聽者更加痛……因為他也一樣得承受這思念的痛啊……還得承受英蘭大小姐“無情”的拳打……
  但那不過是前菜,主菜一上,原來承受不了這樣的折磨的,反倒是我們這些無辜的觀眾……
  英蘭to東哲:
  愛我非你莫屬
  我只愿守護由你給我的幸福
  東哲to英蘭:
  遺忘自己成全自己
  受過傷懂得怎戒備
  甜蜜儲起
  全都可以放棄的人,和什么都不能放棄的人,是不能在一起的……
  因為不想連累你的人生……
  狠心推開自己所愛的人,趕走眼前這個可憐的女子,可惜,你此時的眼淚無力地表白著你心里真實的愛……
  主菜尚且已經如此折騰二位,第二天早上所端來的甜品真的有夠“甜”咯……國會長逐個擊破,“溫情”提醒東哲,嚴厲警告英蘭……
  于是乎,唉……一個禁若寒噤,選擇一個“恰當”距離望著自己所愛的人;一個就咄咄逼人決不輕易妥協,也決不就此向現實低頭……
  而結果呢……最后的飲品咖啡也真夠“濃而苦”咯:“討厭你不是跟我,而是跟別的女人并肩站在一起的樣子”……總有吃醋的人只會亂吃醋而不挑明氣在哪,像英蘭如此坦白高調道出自己打翻了醋壇,自己是如此喜歡東哲喜歡得要命,所以眼睛容不下許多許多事情,試問東哲又怎如可狠下心責怪這直率的孩子呢?東哲唯一可以做的,只是沖著英蘭發脾氣而已……不是對著其他的人無故發脾氣,而是對著英蘭發脾氣,一句“湯勺!”包含的,其實就是東哲的無奈和呼喊……不能名狀的,所以只能言不由衷……不能把自己所有的力氣來愛你,所以只好把你推到能代替自己好好愛你守護你的人身邊去……
  如斯的現實,只教人嗟嘆……
  教人慨嘆的,其實還有那些心酸的單戀或者相戀卻不知道如何才能走到頭的可憐的人們啊……
  白成賢to惠麟:
  好光陰縱沒太多
  一分鐘又如何
  會與你共同渡過都不枉過
  瘋戀多錯誤更多
  如能從新做過
  我會說愿能為你提前做錯
  如果說******和惠玲的相戀只不過是上天想要安排******最終認識惠麟并戀上她,我想應該沒有人反對我這番話吧……
  他認定的人生伴侶,是惠麟,所以他可以不理會對惠玲的感受直白講出取消訂婚的要求……只要是可以為了惠麟的,為博紅顏一笑,許多事他其實都會去做的……哪怕已經明嘹惠麟心中住著的是東旭,他還是勇敢地道明自己的感受……只不過……如此的追求,會有好的結果嗎?
  明勛to智賢:
  給我你的愛讓我陪著你去未來
  給我你的愛手拉著手不放開……
  我努力試探你接受我的真心可以嗎
  我太過愛你不是嗎怎么你眼里只得他……
  在明勛的身邊,是位美麗的嬌妻,是個好的賢內助,可是……為什么每當東旭有丁點的消息,智賢總會輾轉難眠呢……此時此刻的明勛,應該也是心如刀割般難受吧……
  美滿幸福的家庭生活,令明勛如今是快樂的,但也是不滿足的……他還是會小心翼翼地呵護著智賢,期許著某天智賢可以真的完全放下東旭,回過頭來愛上一直在她身旁的自己啊……
  惠麟to東旭:
  我感覺我懂你的特別
  你的心有一道墻
  但我發現一扇窗
  偶爾透出一絲暖暖的微光
  就算你有一道墻
  我的愛會攀上窗臺盛放
  打開窗你會看到悲傷融化
  放你獨處,只因知道你心中割不段對智賢真摯純粹的愛……
  候在你身邊,不過因你那手帕融化的,是我的孤單,感動的,是我寂寞的心靈,給予我的,是堅定的鼓勵……明白有天,初戀帶來的悲傷總會成為過去……此刻痛的,是看著你堅持理想不斷前進的荊棘之路,我卻只可以借助家族的力量去守護你……莫非我們都是只可以借助別人的力量才可以走到理想的彼岸?也許,也到了我爭取力量的時候吧?……
  東旭to惠麟:
  路上有你幸唯有你
  即使偶遇困惑亦變輕松
  仍深信幸有你情誼放送
  奔波歲月領略熱暖春風
  從來未變凍對我的包容
  令我便有力再沖
  解我心里苦衷
  也許我能給你的,只有彼此對理想的共同努力,相扶于這條路上,相知相戀而已……心頭某個深處角落,碎掉了的初戀回憶躺在那是我永不能完全忘記的……也許如今是云淡風清了,但我們還是只可以在同片天空呼吸著不自由的空氣……我們的手太小,推不動巨大的獨裁政體,不過有你在身旁,我想,也是一道明亮的光線照耀著我的心房……
  不過,愛與恨永遠都是糾結于許多人的生命軌跡中……
  柳美愛護士和在熙的歸來,是否掀開了,申泰煥前半生糾纏過的愛與恨到了清算的時間呢?……期待ing……
  第八章無題篇
  這一篇章,我實在不知道如何道出所有感覺,如果單憑17-18兩集的故事情節的話,我想……唉……有可能一再地修改吧……
  因為實在不知道如何總結感想,所以只可以說無題……
  修改再修改,看著看著,終于胡亂寫了些字稍微可以讓人瞧瞧了……
  也趁著邊播無字幕版本的EOE19集,寫點東西吧……別笑我就好了……(這一次,絕對是雜亂無章,隨筆隨筆啊!)
  而來到今天,什么都得痛完了……總得把話寫清楚了……
  一鏡子前誰才是你?
  Susannah(蘇珊娜),教名,是來自希伯來語,寓意百合花。(在圣經當中,百合花是代表了圣母,是純潔高雅的象征)
  Rebecca,是忠誠的女子,具迷人的美的意思……
  究竟哪個名字才是真正代表了柳美愛護士呢?
  是回憶著殘酷地悲慘地被人剖開肚子,孩子被殺害的人,還是如今高高在上光鮮亮麗出入總有保鏢在旁的總裁夫人呢?
  是縱使腹腔中仍然滴著血手中掐著是仇敵的骨肉,但是乃念上蒼有好生之德臨崖勒馬,轉而殘酷地調換孩子來復仇的;
  還是淡然一笑,讓人不禁對這個女子如何用自己的優勢(古語有云英雄難過美人關哦~~~),令自己人生轉到更高的位置,可以積攢力量等待機會,對仇人來個暢快淋漓的復仇好奇的女子呢?
  鏡子前的你,看到了些什么啊?
  是看出所謂高貴的人們在你跟前趨炎附勢,攀龍附鳳,不斷想通過你滿足自己欲望的野心得到利益,還是看出了有時候往往所謂窮苦低賤的人們感情更豐富更直接和簡單,反而不需要顧慮心計和心機呢?
  柳女士,請容許問你一句:這些年來,你還是你嗎?還可以得到幸福和快樂的日子嗎?鏡子前的你,是不是時不時閃過那個雨夜的一切呢?
  執拗的人,許多時候,只能獲得更多傷痕啊……請神父為可憐的人多祈禱,那當中也包括你吧……
  吳女士,你是想參詳究竟你的魅力是隨著年華過去而使在你丈夫心中地位越來越輕,還是想確認究竟自己有哪些本錢可以和那個能讓許多政商名流都赴會慶賀到來的Janice相比嗎?
  許多人或許都因你高貴文雅的氣質和看似婉約行事的作風而忘記了,其實你也不是省油的燈來的(畢竟你長于一個家族,一個財閥的家族啊!)……申泰煥的好日子,其實從某個角度上來說,就是取決于你啊,吳女士……是你奮起開始發作的時候了吧……輕易地就讓申泰煥無從辯駁只得認同你的理由……會否安排呢?好奇ing……(單獨的見面是不可能的啦……)
  這樣的情節,讓我突然想起東哲還在澳門香港時,見完柳女士之后在鏡子前粗暴地扯開領帶的一幕,也讓我想起的智賢在邊刷牙邊不禁為遠在韓國受著苦難折磨的東旭淚流的一幕……
  到底,這些可憐的人啊,在鏡子前,見到的,是哪個自己呢?是痛苦地游走于地獄中,以祈求,犧牲掉你們高貴自由的靈魂,來換取魔鬼把這些力量賜予你們,讓你們守護著想要保護的人;還是,掙扎于天堂的門前,徘徊,猶疑,該放棄掉那些虛妄的痛苦的,洗滌了過去曾犯過的偏執的過錯,換得主對你們的憐憫和寬恕,從而得到幸福和安寧呢?
  BJ大媽MS沒有給出最終的答案……但是,期望,再期望……
  二暗涌,再暗涌,一都是黑暗年代的過錯嗎?
  之前曾經寫過暗涌篇,主要落筆點就是闡述一下在我眼里BJ大媽所鋪排的商戰,如今,3年過后,年輕一代也開始逐漸地展現自己的這些年來的所長了,是否可以表示屬于他們的混戰時刻終于來臨呢?非也……
  暗涌,再暗涌,政商的勾結,財閥與財閥間的互相利用勾搭互相謀取利益最大化,黑白力量相互交織著,分不清到底是黑與白到底區別何在……這一切難道都是黑暗年代的過錯?非也……
  黑暗的年代,壞的可以說成是好的,黑的絕對可以是白的代名詞……
  流于表面的,是商人們財閥們不斷牟取的贏利,是不斷地擴充,鞏固,加深各自利益集團的商業版圖和事業根基。
  內里爭斗的,其實也不過是最是曇花一現卻也是從古至今許多人都要爭斗獲得的——權力,絕對的權力!
  但這都不是**的過錯,也不是社會的過錯……
  錢權交易,放眼四海,每個地方皆有之,或范圍小之或動作小之,絕對的清廉,哪怕直到當今21世紀,都不會存在的……(不要跟我舉例說香港或者新加坡或者北歐等地,那些是相對清廉排行前而已,不代表那些地方就沒有貪污或者錢權交易,只不過是人們發現與不發現而已……)
  如同政治課本中所說,政治決定于經濟基礎,但政治也可反作用于經濟,因此,財閥們和政客權力角逐者們,均如同參與一場豪賭,每個人都是玩家,贏了,可高高在上,輸了,便是一無所有……
  這就是游戲規則,也是歷史和社會前進的潛規則……
  也因此,看著人們帶著虛偽的面具出席那些所謂的party,或是出席無關痛癢的接風宴,其實,都不過是被權力和利益吞噬著的人們的影子戲而已……
  BJ大媽,你的商戰硝煙開始四處彌漫了……聞到了……開始覺得刺鼻了……
  那么,新一代的如東旭,惠麟等人的有關社會變革之路(即穿插于東旭成為檢察官,惠麟掌握輿論喉舌的故事),又會何時揭開帷幕呢?翹首以待啊!(如此落力著筆于千特伯和總長之間在底下的暗中較量,是為了準備好異軍突起吧?如何呢……等待……)
  三過去式?現在式?
  什么才是過去式?什么才是現在式?看著惠麟和智賢的對話就知道點了……
  男人對初戀可以維持多久?
  這樣的問題來自惠麟的口中,可見,她真的感情路上的初學者而已,所以許多時候她都不明白,感情并不以距離或時間的阻隔而宣告終結,終結一段感情的,是來自于兩心已經走到盡頭了……
  正如她根本不明白有些話其實不需要講出口,只消對方給自己一個肯定的笑容或鼓勵,其實都足夠的了……
  又正如她根本不明白,愛情世界里,沒有輸或贏。所以她根本不明白,和智賢斗嘴的結果,只會是兩敗俱傷而已……
  (有的人認為智賢根本每次口舌之爭中都輸給了惠麟,但其實不是,因為,惠麟一直都不曾贏過些什么,因為她根本都是自以為是地對智賢進行了定位,尤其是三年后,她和智賢的對話,實在讓我很難明白她怎么還不懂得,有的時候,過去了的事,放聰明的女人,就知道不需要把話再挑出來的……當然,我也不認為智賢有多聰明,她其實也很笨地跟一個傻女孩在斗氣著,就只為了證明自己在東旭心中不可取代的位置……其實根本不需要……男人啊,往往,對得不到的,失去過的,其實,都會記在心中的,只是會隱藏起來而已……尤其是像東旭這樣死腦筋的人,初戀就根本是昔日不可劃去的一道痕跡,又何必和惠麟逞一時之快呢……)
  這只證明了,BJ大媽無比殘忍地跟我們這些女人說教了:一旦面對愛情,一旦面對共同喜歡的男人,女人啊,你們都只是一群會智商突然變成零的白癡,在傻傻地進行無謂的口舌之斗罷了……
  而BJ大媽安排東旭的遲鈍也正恰恰回應了我的問題:
  什么是過去式?就是把許多東西都藏在心里,不需要時不時拿出來悼念的……
  什么是現在式?就是要懂得適當時候做適當的事情回報守侯在旁的人,尤其是他/她其實已經在自己心底扎根的了……
  只不過,這顯淺的道理,MS拘泥于這感情困局中的癡男怨女,又究竟明白多少呢……
  四再狠心的字句都改變不了——親情
  許多人都曾經被楊春姬對東哲狠心的字句和責罵而生過悶氣,對東哲仿佛一直得不到家人的最有力的諒解和支持而感到心疼,替他感到過不值……但是,其實我們往往忽略了,有許多時候,往往看似最無情的字句卻道白了最真的感情……
  也忘記了,原來許多時候,最冠冕堂皇的借口,就是以親情作為最大的武器來使彼此走到互相赤裸裸地傷害到無數道曾深埋過的結了痂的傷口重新裂開了……
  英蘭是幸福的,但也是不幸的……
  當國會長從日本時開始對英蘭的警告到如今的交易,都只是無情地再狠心地讓人感到他只是不斷利用任何一個可利用的人或物以達到自己目標的人而已,但是,心中的結痂了的傷口,卻因女兒,再次流血了……
  人可以無恥,但是只要還有一絲廉恥之心,在承認在坦白自己的過錯之時,總會知道什么才是底氣不足……國會長在自己的女兒面前,流下的,也許是他今生可以為自己的妻子所流的最后一次淚了……因為,他將也殘忍地令自己的女兒走上一條心碎之路了……
  但是,可以責怪他不愛自己的女兒嗎?再多的金錢都帶不到進去棺材里享用的,再多的能耐去呼風喚雨,都不能求得一個讓自己的孩子平安的萬全之策,所以,推女兒到更大的豪門,找到一個更安全的港口,不管女兒的心所向,無視她的痛苦,只因相信終有一天,當自己失勢或離開這世上,女兒總會得到保護的,自己也可以算有點臉面下去黃泉之路跪見妻子了吧……更何況,這樣的迫使,也可以讓自己的利益得到更大的鞏固,又何須理會這當中犧牲掉的是女兒那純潔卻也是唯一的愛情呢?這也許就是國會長所能對英蘭付出的親情了……最后的鼓聲啊……
0
只有登錄會員才可以進行評論! 登錄 或者 免費注冊
上海快3和值奖金表